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;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
我要推荐新人物

人物辞条 经济 →蓉子

 

蓉 子--新加坡阳光疗养院私人有限公司董事长

  蓉子,本姓陈,后姓李。新加坡身份证兼用中文名后,蓉子就是全名。半个商人,半个写作人,一个兼职母亲。出生于中国潮州金石,8岁去国,半生漂泊,从马来西亚到新加坡,历经三国五朝。已旅居上海十二载,近年又成苏州新客。现旅居上海,担任汕头市海外交流协会 名誉会长潮汕星河奖基金会、荣誉会长;上海市海外交流协会、常务理事;苏州工业园区新宁诊所董事长。
写作40余年, 没有初中文凭,只有痴情。客串过新加坡作家协会副会长。
一甲子工夫经营三最爱:写稿、做饭、挣钱。
得老编们垂怜,在新加坡所有华文报都写过专栏,赚取大笔稿费染白发。
曾以"秋芙"为名回答社会服务信箱32年,嘻笑怒骂天马行空,深受读者热捧。
着有小说、散文、信箱文集等近30部。近作《上海七年》、《今夜我想新加坡》、《老来风情》等,代表作还没写。
2010年主编新加坡诗歌散文集《鱼尾狮之歌》庆祝新中建交20年。
 

蓉子:新加坡人不会交朋友

“新加坡人不会交朋友!”蓉子和记者边吃早餐边聊天时,突然冒出这么一句。咋听之下,有些纳闷,可是再听下去,发现蓉子对新加坡人的特性,又有了新的观察和发现。
  在国外生活一段日子后,她观察到新加坡人因为过于干净廉洁,结果连人情也洗刷得洁洁白白,变成毫无人情可言!
  干净廉洁本来是新加坡的特点和长处,但是蓉子认为,过度强调干净廉洁、矫枉过正,就会连人情也洗刷掉。
  蓉子说,人情被洗刷得干干净净,就是没有人情可言,没有人情,就无法交朋友!可在她心目中,朋友是非常重要的。她把朋友比喻为银行存款,今天不一定会动用到这些存款,但难保哪一天不需要它。
  再谈下去,便发现新加坡人缺乏人情味的根源,在于大家潜意识里很怕“欠别人的情”。怕欠了人情他日要还人情。这就和廉洁风挂上钩了。为了避免因人情问题而在工作上陷入尴尬处境,新加坡人在处人待事时,总先清清楚楚的划上一条界线。
  “不要欠人情”,成了许多新加坡人的座右铭。
  蓉子便遇到这样的例子,一名在上海工作的新加坡人,有一天突然打电话给她,要向她买卤鸭。蓉子当时很纳闷,告诉对方店早关了,她不卖卤鸭了,但对方请她在家里煮了卖给他。
  经她再三追问,才知道对方吃过她的卤鸭,知道她卤的鸭子好吃。他因为要请客,便想到她的卤鸭,于是有了这项请求。
  蓉子告诉对方:“我不卖卤鸭,但是不要紧,我可以送给你,你哪一天要,讲。”
  对方却再三推辞:“不可以,我不可以要你的东西。”
  蓉子说:“我只给不卖,你要我就给,要买就没有。”
  对方拗不过她,上门取卤鸭时,却送来了一些礼物。蓉子说:“他没有向我买,却用礼物和我交换卤鸭!”
  蓉子又举了另一个新加坡人怕欠人情的例子。她认识的一名朋友,有一次从上海回来后,向她提起自己本来想买某样物品,却因为太重没买。
  蓉子记在心上,托人到处去找这,买到再托人带到新加坡,与此同时,通过电子邮件通知对方。
  谁知那人没有主动和带东西的人联络,几天后,带东西的人只好亲自把东西送上门。这人收到物品后,请他在上海的一位同事,把钱还给蓉子。
  当蓉子表示不必还时,对方却说:“一定要还,我从来不欠人家的情的。”这可把蓉子气死了,因为她觉得自己付出的是友情,对方却只看到那件物品的价钱。
  为了测试大家对这件事的看法,她把这件事说给三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听,结果有了有趣的发现。
  第一种人和她那名新加坡朋友有着同样文化背景。这人听了说:“是啊,我们都是这样处理这种事的(朋友帮你买东西,你按数还给对方)。”
  可是她在上海的中国朋友听后却皱起眉头,非常不以为然,认为那人太不懂得人情世故了。
  另一名长期住在上海的新加坡人却说:“这样的人到了中国,肯定交不到朋友!”
  蓉子指出,她常驻上海,每次回新加坡,并非因为她想念这里的炒果条,而是因为这里有她的一群好朋友,她是被友情的魅力吸引回来的。
  她想起一名中国女孩多年前对她说过的一句话:“当你需要人帮忙时,尽管开口,当别人需要你帮忙时,不要犹豫。”
  她希望大家不要把人情和贪污扯在一起,以为全天下人都有贪污心态,这样会变得神经过敏。
  她说,朋友能帮你解决很多问题,有些问题不是金钱能解决的,比如她曾帮一名新加坡人寻祖,要在一个有200多万人口的县城里找线索,很不容易,可是她能做到这一点,因为她有很多朋友,这些人肯帮她,是因为她过去把他们当朋友。
  她认为新加坡人本来是有人情,只不过被务实和功利主义取代,又被廉洁洗刷得干干净净。
还是会遇到 有人情味的人但她还是遇到一些有人情味的人,比如这次到机场接她的一位德士司机,便很有人情味。那天来时,因为匆忙,她直接到餐馆去赴约,行李就由司机直接送到酒店,她当时没还对方钱,对方也不计较担心。
  这当然是一位相熟的司机,但他们会认识,过程很有趣。有一次她坐上该辆德士,发现车上提供纸巾,便问了很多问题,司机好奇的问:“你怎么会问这些问题,难道你是秋芙姐?”(蓉子在本报的专栏,正是用秋芙的笔名)就这样,他们成了朋友,有一回她儿子从上海回来,司机还托她儿子带包肉干给她。
  蓉子说,人情能弥补生活上的不足,大家在外工作得很疲劳时,便想回家,这是因为那里有情,我们都需要人情的安慰,人情能调剂紧张的生活。缺乏人情,人与人的关系会变得紧张,变得尖锐。
  她希望新加坡人能腾出一些时间和心情,经常和朋友喝茶聊天,不要一味拼命工作,用一副“包公脸”讲求效益和效率,活得像个机器人。
 

礼物 查看历史赠送记录

暂时还没有人赠送礼物

>>查看全部 蓉子相关的图片(共2张)

蓉子亲述“双城记” 上海最像新加坡 远去天涯心未改——新加坡潮籍女作家蓉子印象
你还没有登陆,将以匿名的形式发布资料!  登录

补充关于"蓉子"的资料 (为了能够通过审核,请填写真实,有根据的人物资料)

文章标题:
文章出处: (填写你参考资料的来源,如果没有可不填!)
发生时间: (格式:2009-12-22,不知道具体时间请留空。)
认识的人: (可能认识的人,人名之间空格分开)
文章内容:
同名人物
  • 蓉子

    蓉子,本姓陈,后姓李。新加坡身份证兼用中文名后,蓉子就是全名。半个商人,半个写作人,一个兼...

辞条统计
浏览次数: 6693
编辑次数: 5 查看历史版本
最近更新: 2008-06-19
创建者: 匿名
>>更多 他(她)的社交圈
>>更多 对他(她)说句话
anonymous 2019-03-02
请问你在找指点你的高人是吗

潮友印象
祝福
换一组  近期祝福